蝉婵知了

年少竹马,岁岁无忧

葡萄

大概是入坑后喜欢上的第一篇文……果味八宝糖系列!

蟹膏老汤圆:

葡萄


    病历完结以后,好寂寞啊。决定写点什么来拯救K远不足。


    于是即便琐事繁多,还是开了新的系列。赶在明天放大招大血红儿童不宜之前,来一篇纯洁的儿童节贺文。


    如题,这次是水果。


    原创文,难免OOC。水平有限,难免狗血。


    不过大家那么温柔,应该会包容的吧笑。


    【别艾特真人】


    【王凯瑞X 马思远】


    男校的高中部和初中部是截然不同的两个画风。尤其是在升国旗课间操之类的这种全员集合的场景下。同一个操场,西面的高中部秩序井然,队列笔直,一动不动鸦雀无声,东面的初中部则乱成一团站没站相,歪七扭八打打闹闹。


    这是全城升学率最高的高中和升学率最低的初中。哪边都没人管得了。


    台上的教务主任看着今天特别乱的初中部,刚想喝斥两句,才记起他特别强调过的“全员出席”。


    怪不得已经有人坐下打牌了。原来那位也在。


    如果说这个男校有什么人能横着走,那绝对说的就是马思远了。初三二班班长,初中部的山大王。


    马思远现在正斜靠在二文身上翻微博上的搞笑段子,看到有意思的自己咯咯咯咯乐半天,也不压低音量,也没人敢来说他。别看他看起来挺高兴,心里窝了一肚子火呢。本来这种场合他是从不出席的。多傻呀,像根棍儿似的杵在太阳底下,老老实实听训话。一点都不酷炫好吧?可今天老邓说有重要的事情,他不参加就要找二文家长把上回和三中胖虎的事儿捅出去。二文奶奶年纪大了受不了这个刺激,马思远身为二文的大哥这点面子不给就没威信了,于是屈尊降贵来露个脸。结果太阳底下等半天,重要的事情竟然只是高中部的表彰。


    听说这一拨的高一来了几个神一般的牛人,不久之前组团刷了个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的冠军回来,刷新了夺得该荣誉选手的最低年龄,狠狠地给学校脸上贴了金。这才巴不得敲锣打鼓地办这个表彰大会。


    马思远对书呆子的世界没兴趣,他念念叨叨地抱怨还不快结束,就看到台上上来了几个人。校长逐一介绍了他们,颁发了奖金和鲜花,听了高中部那群呆子一阵欢呼,就让他们给大家讲几句。


    一个清瘦笔直的身影走上台前,太远了,看不清脸。


    “其实没什么可说的,”声音意外地清澈,“我们队长不在,只好我替他来。有什么问题可以问。”


    “Jacky!我要问!你们是怎么赢的?”台下一个学生大声喊,明显很激动。


    名叫Jacky的人在话筒前推推眼镜清了清嗓子,声音没有任何波澜,“很简单,我们赢了,因为我们带了脑子。下一个问题。”


    场面顿时冷了下来。校长赶快拿起另一个话筒打圆场,“哈哈易同学很幽默嘛,接下来也给我们初中部的学弟们说几句,鼓励他们努力努力啊。”


    Jacky易这才把目光往东边瞟了一眼,好似万般无奈,“我认为没有这个必要。我们初中并不是这一所的,而且我也不认为初中部的人会有考入高中部的可能。所以严格来说,他们并不算学弟。我能送给他们的话前面已经说过了,人,要记得带脑子。”


    “额……易同学……”明显初中部开始骚动了,校长赶快转移话题,“说起来,王凯瑞同学怎么没来?”


    “这场合太无聊了,队长懒得来。”


    这是男校历史性的一刻。一位从美国来的名叫Jackson的易先生为自己的舌头创出了名声的同时,也为他懒得来的王凯瑞队长树了个敌人。


    一个名叫马思远的同样懒得来却不得不来的敌人。


    ※※※


    王凯瑞一直认为,懒不是他的错。


    他的大脑运转起来需要消耗太多的能量,所以他一般能不动脑就不动脑。因此即便今天已经七次差点被高空坠物砸中,他也丝毫没有多想。


    晚上放学,他照例在学校完成了所有的功课再走。这样,回家以后他可以倒头就睡。王凯瑞心情不错,戴着耳机,微驼着背,脚步轻快。


    夕阳下的校门口,被一排凹着各种造型的男孩子堵了个结实。他们看上去比王凯瑞矮了一点,却气场强大。王凯瑞懵懵地打量了他们一番,判断这是一种行为艺术,决定不打扰他们,转身走小门去。


    “喂,书呆子!”看到王凯瑞若无其事地转身想溜,马思远吐掉嘴边的草叶子叫了一声。同时一整排的男孩子抄起手里的家伙,蓄势待发。


    王凯瑞显然没把“书呆子”三个字往自己身上联想,倒是有点好奇地回了头。


    看到了马思远。


    然后就直直地走了过去。


    马思远根本没反应过来呢,王凯瑞就走到了他面前。微微低下头,注视了他好一会。马思远没有动作。其他人就也都没有动作。


    然后王凯瑞笑了。笑着抬手揉乱了马思远的头毛。


    “葡萄。”他转身之前这样说。


    那天的围剿失败了。所以说,身为主将,阵前发呆是不行的。


※※※


    “二文啊,你说葡萄有什么含义么?”马思远手里拿着一颗葡萄,端详。


    “酸酸甜甜就是我?”二文凑上去一起端详。


    “……问你就是个错误!”


    “切,说得好像你多聪明似的。”


    “你大哥我本来就是天然聪明!”


    “呵呵。”


    这时候宇寻推开门走了进来。“马思远你又来我家蹭饭啊?”


    “哎对了宇寻,我问你,葡萄有什么含义?”


    “含义多了,你要哪方面的?”宇寻从书里抬起头来。


    “就一个挺拽的男生,今天跟马思远说的。”二文接道。


    “哦。那大概是,剥了皮儿吃了你的意思。”


    “……”


    “……”


    “二文,不是跟你说了让你弟少看点书么……”


    “呵呵。”


    马思远一向自认脑子是很好使的。虽然不爱学习,可他的领袖才能和人格魅力无处不彰显着大智慧。他认为他搞不定王凯瑞的可能性根本就不存在,目前只是时机未到而已。


    历年高中部那么多的牛鬼蛇神,敢跟他马思远对着干的,早都不知道去哪里凉快了。他一定能向所有人证明,现代社会真正的领袖,书呆子是担不起来的。这个王凯瑞也不会有什么不一样。


    要说哪里不一样,大概只有长得好看一点吧。


    就一点点。


※※※


    王凯瑞特别佩服他同桌Jacky。一节课长达四十五分钟,这哥们能腰板笔直地从头坐到尾而且一点不走神。连跳两级的海归就是不一样啊。他像没长骨头一样斜摊在桌子上,瞅着Jacky严肃的侧脸吧唧吧唧嘴。


    “王凯瑞你就当帮帮我,赶紧睡死过去不行么?”易先生眼镜上的反光和眼神一样犀利。


    “睡累了,起来歇会儿。”伸个懒腰,打个打哈欠。


    “那就往窗外看看也行啊,跟X光似的扫描我作甚。”


    “哦,不好意思哈。”说着撑着下巴看向窗外,然后蹭地一下站起来趴上窗户,“咦,是葡萄哎。”抬起脚就要往窗台上爬。


    “大神我拜托你,这上课呢!”Jacky赶紧拉住他的脚脖子,“而且这是三楼啊你干点符合你智商的事儿成么!”


    “哦,不好意思哦。”王凯瑞后知后觉地把腿放下来,赶紧给脸色十分精彩的老师同学鞠个躬。“你们继续,继续。”然后坐下自顾自地把脸贴上玻璃往外看。


    Jacky和讲台上的小谢老师很无奈地对视,然后一同翻了个白眼。


    要不是和这人一起上过国际赛场,Jacky一定没办法相信这个神叨叨睡不醒的中二少年到底有多聪明,也一定不会主动去靠近他。Jacky认为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聪明人只能和聪明人交朋友。奈何王凯瑞着实让他大开眼界。平生第一次,他甚至怀疑起自己的判断力。


    真想说不认识这货。


    可是王凯瑞真的很特别。他好像不懂交朋友为何物,永远不会主动交谈,冷着一张脸仿佛拒人千里之外,让人不敢靠近,却又本能地去依赖和信任每一个靠近他的人,并带着最纯真的善意。Jacky最初以为他是个双重人格或两面派,后来才发现他只是懒。懒得认识别人,懒得拒绝别人,懒得分辨你是不是好人,顺带把他懒得想的事都推给你。


    Jacky觉得早晚有一天王凯瑞会被人剥了皮吃了,还乐呵呵地叫唤好痒好痒。


    赶紧来个人收了这货吧,Jacky想,他最近当老妈子导致大脑使用过度,说话都没有以前毒了。必须敲响警钟。


※※※


    马思远在体锻课上集结了一班手下,制定新一轮作战计划。训话到一半感觉后脑勺痒痒,挠挠脑袋回头看。王凯瑞的脸在三楼的窗户上挤得变了形,桃花眼笑成了新月的形状。


    马思远僵硬着脖子扭了回去,深深觉得自己回头的方式不对。手下们就没那么淡定了,纷纷抬头看着三楼跟见鬼了似的。


    “远哥,这不太对劲啊。”


    “远哥,他这不光是不怕你啊。他这是暗恋你吧……”


    “远哥,咱要不要重新定个计划?定个美人计什么的?”


    “滚滚滚!哥我是牺牲色相的人么?”


    “是是是,远哥你没了色相还是人么……”


    马思远被激怒了。这不是头一回了。他的剿匪大计还没有施行,眼看着就被人惦记上了。王凯瑞完全不掩饰对他的兴趣,找到机会就盯着他瞧,没机会创造机会也要调戏他两句。上次好不容易带着手下把人堵在屋顶了,撸起袖子就要大干一场,结果王凯瑞伸个懒腰,也没看到怎么动作就躲开了全部攻击,直接凑到他面前又揉他的头发。


    “嘿,是葡萄。你好呀。”


    那语气和笑容,还真像宇寻说的,就像要剥皮吃了他。


    马思远怒了。因为他那会一点都没有担心男校一哥的地位保不保得住。他光顾着数自己的心跳声了。他对目前这种单方面被调戏的态势忍无可忍,再不行动起来,自己都要唾弃自己了。他好歹也算一方恶霸呀。 


    “弟兄们,把这美人给你哥我追到手。”一哥把草叶子重新叼回嘴角。


※※※


    Jacky最近看王凯瑞,就像在看马上要进妖精肚子的唐僧肉。要不是期中考试王凯瑞又是年级第一,Jacky就会认为他哪天馋了把自己脑子吃了。怎么看初中部那群小混混接近他都是不安好心的啊,他那副乐在其中甘之如饴的样子真是丢高中部的脸。这不一大早,又被一群明明面相凶恶偏要笑得谄媚的家伙们前倨后恭地送到教室门口,一口一句“男神有事您吩咐”,“您的事就是远哥的事,远哥的事就是咱的事”。当事人还一点不觉得尴尬,边说好好好边挥手道别呢。


    Jacky看着那张满面春风的脸真是无话可说了,站起身给他让位子的时候还是好心提醒了一句,“你小心别给卖了。”


    “不能,我不值钱。”


    “算我多余。”


    “咦?”


    “怎么?”


    王凯瑞没回答,两个指头掀起自己的坐垫,抖一抖,噼里啪啦掉下来四五个图钉。刚才他要是一屁股坐下去,包管雨打沙滩了。


    “哟,看吧,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呢。”Jacky一下子就想到了那群无事献殷勤的家伙,对这种下作招数颇为不齿,“我可提醒你了,不是一类人,少打交道。”


    “不是他们。”


    “为什么?”


    “葡萄不是这样的人。”


    “行了,我又多余了。”


    王凯瑞把图钉捡起来,又从书桌里翻出了不少,收集在小盒子里放回杂物柜,嘴里还嘟囔着不能浪费了,然后回到座位上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Jacky知道他这是又犯懒了,可是接下来几天类似的事情不断发生,直到交上去的作业本和卷子被人乱画撕坏,桌面上被人涂满了胶水并且波及了Jacky的桌子,易先生终于忍无可忍,准备到初中部谈判。


    “别这样嘛,不是他们。”


    “你凭什么这么肯定?”


    “说了嘛,葡萄不是这样的人。”


    “我说王凯瑞你醒醒吧。他不叫葡萄他叫马思远,他是个不学无术的霸王,跟咱们不是一路人。”


    “马思远?名字挺好听的。”


    “你听人说话能不能抓对重点啊?你长脑袋也是增高用的吗?你好好想想吧,这事就他嫌疑最大!”


    “你信我吧Jacky。他的眼睛像葡萄一样漂亮。有这样眼睛的人,要是看我不顺眼,会直接跟我打一架。”


    “……对这个看脸的世界绝望了。”


    “别绝望,你的脸也很不错嘛。”


    “别跟我说话我不认识你。”


    十五岁的Jackson易先生遇到了自己的第一个天敌。他的毒舌再无用武之地。他没想到的是,这样的天敌会接二连三地出现,让他感叹,神州大地果然卧虎藏龙。


※※※


    早上六点,学校大门刚刚打开。太阳光还很微弱,走廊里静悄悄的,到处是墨色的阴影。马思远尽量放轻自己的脚步,抬头看了看高一二班的铭牌。然后,抬腿,一脚踢开了门。


    靠窗座位上的身影吓了一大跳,手里的胶水瓶啪地一下掉在地上。


    “早上好啊。第三名。你来的真早。来点早饭嘛?”说着晃了晃手里的包子和豆浆。


    “第三名”早吓得瘫成一团,嘴唇哆哆嗦嗦地说不出话。


    “因为自己考了第三,就恨人家第一名和第二名。你每天都当儿童节过呢吧。”葡萄一样的大眼睛里装满了讥讽,使得漂亮的脸上现出了些许阴森,“你认识我吧?”


    点头点头。


    “我是谁啊?”


    “马……马思远……”


    “答对了!男校须知第一条,宁可得罪教务处,不要得罪马思远。你们那个叫什么易的说的真没错,有人就是出门不带脑子。也不出去打听打听,他王凯瑞是你远哥罩着的。谁的人你都敢动?还用这么不上台面的招数?”


    “你……要怎么……样……”第三名已经抖得像打摆子一样了。


    “不怎么样。来通知你一声。远哥注意你了,好好表现,再有下回,第三名?三千名你也考不进。”


    “……”


    “滚吧。今儿是我亲自来。要是你文哥领人来,就没这么好说话了哦。”


    第三名如临大赦,连滚带爬地冲出了教室。


    马思远哼着歌,擦掉桌上的胶水,拿掉图钉,把手里的早餐端端正正地摆在王凯瑞的书桌上。留了张纸条。


    “书呆子:


    我叫马思远,不叫葡萄。你喜欢我就直说嘛,你远哥也不是小心眼的人。小人我帮你收拾了。就说嘛,离了你远哥我,书呆子还能办成什么事儿啊。


    不用谢啊。


    早餐趁热吃。


    你伟大的英明神武的远哥”


    第二天早上,马思远上学看到书桌上摆着一串晶莹欲滴的葡萄,旁边也有一张纸条。


    “葡萄:


    你的眼睛很漂亮,像葡萄一样。


    谢谢啊。


    王凯瑞”


    “哟呵,字儿真够丑的。”马思远端详着纸条,摘一粒葡萄丢进嘴里。


    “远哥,下一步咋办?”


    “咋办?都送上门来了,剥皮儿吃了呗!”


    ——The End——


    By 蟹膏老汤圆2014年5月30日 



评论

热度(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