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婵知了

年少竹马,岁岁无忧

热带美人鱼

每次看都要落泪…

乐子子子子:

“我喜欢的人,他是那种……每年都会去非洲,什么也不带,就静静坐在海边。海水打湿他的头发,海风再吹干,骑摩托车去当地小镇买食物,觉得阳光舒服就在路边坐下和黑人聊天。”




王俊凯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亮亮的,结结巴巴又异常认真地说完了这段长长的文艺措辞,说完对着镜头笑出一对虎牙。不知道成年男人能不能用可爱形容。只能说岁月带走了河流与飞鸟,却留下他。他一直有点傻,后来某个人在网络上看到这个视频依然这么觉得,傻得有点可爱。




王俊凯已经二十八了,所以就算有喜欢的人也不奇怪。可是电视前的粉丝已经尖叫心碎抓狂,他怎么会有喜欢的人呢?!他!怎!么!能!有!喜!欢!的!人!




电视台跨年演唱会录播后的采访环节结束,经纪人护着王俊凯离开休息室,“你在媒体面前自曝有喜欢的人,明天各家娱乐版头条大概都是你吧。”




“又无所谓。”




“你是无所谓,给我增加工作量好吗。”




“辛苦你了。”




“算了,和我们说好的一样,你可以回答媒体一些个人相关问题,算是给粉丝打个心理预防针。免得等到你哪天直接爆出你要结婚的消息,估计有的粉丝会闹着要自杀。”




“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结婚的。”




经纪人瞪了他一眼:“年轻人,一辈子还长呢,现在说这种话今后会被打脸哦。再说你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吗,是谁?圈内的吗?我认识吗?我怎么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喜欢的人了。”




“这么八卦去当女人算了。”




经纪人碎碎念:“你怎么这么屌你敢不敢这么屌。”




工作人员和别的明星续续散场离开,走廊上灯光冷清得很,不管繁华热闹把温度加到多少,夜风总是一吹就凉了。王俊凯迈着大长腿,后面追着经纪人和助理保安。推开电视塔的门,远处还有粉丝举着应援物在叫他的名字,他职业化地微笑,朝粉丝招手,微微鞠了一躬,然后在工作人员的护送下迅速坐上保姆车。上了车王俊凯真是一句话都不想说,眼睛酸涩,揉一揉眼泪就上涌,极度疲惫。手背擦了几下,脸上的化妆品脱落了,又油腻地粘在脸上像一块残缺又脱不掉的面具。




就是这样子。




好像所有事情都无可辩驳和反抗,带着无可奈何的语气,工作就是这个样子,所以必须习惯它;生活就是这样子,所以必须顺从它。




我喜欢的人,我喜欢的人大概在过自己喜欢的生活吧。他喜欢吃火锅,小时候训练唱歌不能吃太多太辣太油腻的东西,总是拼命忍着。后来不唱歌了,就把所有喜欢吃的东西都补回来了。先是在淘宝上卖零食,边卖边吃,然后在重庆开火锅店。坚信全世界最伟大的就是自己的口味,自己不喜欢吃的东西都是异端。每天在朋友圈po一些美食就很开心。




也喜欢上了旅游。明明英语不太好,可是却一个人跑到欧洲玩去了,着实让王俊凯惊讶了一阵子。仔细端详那个人在埃菲尔铁塔前笑得很开心的模样,但没有存照片,时常点开那个人的好友圈看看那张照片。结果有一天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那张照片被删掉了。王俊凯才后悔起来没有存图。前两年他不知道认识了什么奇怪的朋友,被拐到非洲玩了一趟,然后一发不可收拾。每年大半的时间都在那边,发一些海和街道的照片,都是随便拍的,毫无拍摄技巧可言。偶尔直接给王俊凯发一些图,王俊凯问:“你怎么跑到非洲去了。”




“玩啊。”




“好吧。”




对话终止。是真的无话可说。




王俊凯以为他再也不会来跟他说话了,没想到过了一段时间他又给王俊凯发了一张手指流血的图,王俊凯立刻就心疼起来,问他怎么回事。




“抓螃蟹的时候被夹的。”




王俊凯怒了:“怪我咯!”




“难道不怪你?!”




“怪我怪我!”




“哈哈。这边好多螃蟹。晚上到沙滩上去,拿手电筒一照,沙滩上全是白色的螃蟹跑来跑去,跑得飞快。”




“你自己小心点,别一贪玩就什么都不顾了。”




难得有一段这么长的对话,然后那个人又没有回音了。




王俊凯猜测他肯定没什么存款。怎么有人那么爱玩,又爱吃,简直是好吃懒做的典型。




回到家已经很晚了,懒得卸妆,躺在床上。可能是夜深寂寞,突然想起慰问一下他。




“你现在在哪儿?”




“在尼罗河玩漂流。”




“在埃及啊。”




“在埃塞俄比亚。”




“尼罗河不是在埃及吗?”




“……你是傻逼,你不懂。”




“哼。我来找你玩吧。”




“啊?”




“我正在看机票。”




“你说真的啊。”




“正好过年我准备休假了。”




“你怎么这么屌。”




“有钱。”




“卧槽壕你家缺狗吗,读过大学会讲人话的那种。”




“缺,你来吗?”




“滚滚滚。”




他回复完这句之后大概等了五分钟,王俊凯已经放下手机决定不去看它的时候,手机震动,微信有


新消息提醒。




“你直接去肯尼亚,我明天就去肯尼亚了。”




王俊凯点开手机买机票的app,第一次庆幸自己如此有钱,可以任性到想去哪儿去哪儿。




我喜欢的人是天底下最奇怪的人,只要他愿意他,他能让所有人都喜欢他,可是他并不希望太多人喜欢他。我们出道刚红的那些年,喜欢他的人以他的名义做公益,寄到公司的礼物多得只能往仓库里堆,有人为他的生日挖空心思一掷千金,甚至把他的名字挂到了摩天轮上,从公司的窗户看出去就能看到巨大的摩天轮和夜空中莹莹发光的他的名字。他很容易就感到快乐,兴高采烈把给他的应援指给我们看。然而他快乐的容量很浅,很容易就满了。他在别人的追捧中没有自我膨胀,反倒如同经过四季的花朵,轻而易举萎靡了。




“我要走了。”




王俊凯仍然记得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自己的愤怒和不解。他们一起度过了很多年,从训练到出道,从乳臭未干的孩童到长大成人,他们的命运像是被捆绑在一起,一荣皆荣,一损皆损。王俊凯偶尔会怀疑,但是那种怀疑正像是杞人忧天,却从来不曾真的相信过谁会离开谁。




忘记了是哪个新年,王俊凯和他在天台上僵持不下,易烊千玺站在旁边防止他俩打起来。王俊凯有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就像是打游戏时明明敌方已占有绝对性的优势,仍然会一厢情愿自己会赢一样。一直坚信着,直到最后输的那刻。即使输了也不要紧,只是一个游戏,仍然不会有强烈的失败的痛感。王俊凯坚信他一定会留下来。




“你要离开组合?”




“嗯。”




“我就觉得你最近训练不上心,天天跟你大学的那几个室友的打游戏。上次出通告还唱错歌词了,你究竟是为了什么,就那么想把自己毁了吗?”




王俊凯激动地抓住他的衣领,他不耐烦地想把王俊凯推开,只是一个轻微的动作竟让王俊凯觉得受伤害。他觉得那个人永远不该反抗他。那个人劝易烊千玺先离开,说要两个人谈一谈。天台上只有他们两个人了,心里最脆弱的地方像是被凿开一个口,洪水泻堤,王俊凯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另一个问题横在心头忍不住问出口:“你真的要离开我吗?”




那个人低着头像做错了事的小孩:“我永远不会离开你,但是我真的要走了。”




王俊凯知道有的话一旦说出就永远无法回头,他看着那个人泪中带笑的眼睛,一声巨大地砰响平地而起,在天幕绽放出绚烂的火花,然后凋零一个世纪的灰烬。




王俊凯从来没有对他说过喜欢,因为他觉得他就是他的,不管他怎么对他,他永远都不会离开他。




可是王俊凯没想到他真的不想做明星了。历经挫折和别人的白眼成长为明日之星听起来固然是一件很励志的事情,但关键是他从小都那么娇气,他根本不屑于用所谓的辛勤汗水去换取名利。他在最懵懂无知的时候陪王俊凯经历了所有的挫折痛苦,然后等到收获成功的时候说他不要了。也许他只是想向王俊凯证明,他是一个勇敢的小孩,勇敢到跟着他哪里都可以去。




王俊凯坐了十五个小时飞机到达内罗毕,王源穿着衬衣,中裤,戴帽子,在机场出口等他。他们平静地打招呼,像是昨天才见过。太阳火辣辣的,热得很,王源带王俊凯坐上出租车,王俊凯一时视觉上有点受不了,一路上黑压压一片。口音也奇怪,司机说的英语听不懂。王俊凯不知道这么个破地方王源看上了它哪一点。




这片土地离他的世界太远了,如果不是因为王源,他永远都不会到这里来。




“我们去哪里?”




“巴士站。在那边吃点东西,休息一下,然后我们还要坐十个小时的大巴到海边去,我在那里租了一间房子。”




长时间的舟车劳顿让王俊凯在巴士上默默地睡死过去,醒来的时候头枕在王源肩上。王源坐姿端正看着窗外:“看,天亮了。”




王俊凯揉揉眼睛,破晓之际,光芒从云层与黑暗中透出一丝缝隙,趁着晨光,看得最清楚的倒是王源削瘦的下颌和挺直的鼻梁,侧脸轮廓完美得如雕刻。在非洲住了那么长时间皮肤也没怎么晒黑,简直是种族天赋。




王俊凯有一瞬间的失神。王源被看得莫名其妙:“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王俊凯从背包中拿出帽子,盖住自己的脸。




“千玺最近在干嘛呢。”




“不太清楚。”




“刘志宏呢?”




“也不太清楚。”




王俊凯有点尴尬,他和王源重叠的好友圈数来数去就这么几个人,可是这几年大家工作都忙,随着组合解散,换经纪公司,大家情份也疏远了。倒是和公司当年的几个小练习生关系还比较好,拣了几个人的现状讲给王源听。纯属没话找话的行为。王俊凯觉得累得慌,王源小时候不是话挺多的么,摁住他的嘴也能叽里咕噜说个不停,不像现在总要自己不断去找话题聊,生怕冷了气氛。




王俊凯把自己能说的话都说完了,只好闭嘴。过了一会儿,王源突然说起肯尼亚的气候,然后两人又高高兴兴聊了几句。再寻找新的话题。




王俊凯想不说话也是很好的,他们坐在同一辆巴士上去同一个地方,他静静地看着王源,怎么看也看不够。跟王源在一起沉默也能很舒服,前提是王源跟他在一起沉默也能感觉很舒服,然而这正是他不确定的地方,也许这也是王源不确定的地方。




终于到站了,车上闷热,王俊凯额头上蒙上一层密密的薄汗,背上也湿透了。他拖着行李,跟王源穿过一条小巷,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这边的房子街道比内罗毕还破旧,路边一些随便的茅草棚子和铝皮搭建的矮屋,像是某个乡下小镇。




穿过小巷就是大海。




清晨的大海在日光照耀下一片明彻的蔚蓝,由近及远,海下潜着水藻,海水显现出泾渭分明的幽深的蓝色。两种蓝色平静的杀伐和相爱的包容,细腻而广阔,安静得像一个梦。几艘渔船停泊在海边,几个赤裸着上身的黑人在收网,刚打到今天的第一批鱼。




王源租的房子就在海边,铝皮加帆布,墙上有乱七八糟的涂鸦,浴室只能用冷水洗澡,没有厕所,想上厕所必须要走到外面的公共厕所去,如果下雨的话,雨点击打屋顶会发出丁丁咚咚地声音,只是这里很少下雨。王俊凯从来没有住过这么破旧的房子,也难以相信王源会住在这种地方。




王源嘻嘻哈哈地说:“这里除了环境差点,别的都挺好的。”




王俊凯用力地点点头:“这里阳光好。”




王源没有想到王俊凯会来,小房子里只有一张床。不知道他从哪里拖出一张床垫,说他睡床垫。王俊凯说:“我睡床垫吧。”




王源笑了:“这有什么好争的。”




“对啊,这有什么好争的,所以你跟我争什么。”




“行,你睡。”




王源做了一个大爷您请的姿势,王俊凯被王源逗乐了。王源铺好被子,先自己上去滚了一圈,快乐地享受依赖被子的触感,像只调皮而慵懒的猫。他躺在那里,王俊凯以为他都睡着了。




王源说:”心情好的时候,我就会把这张床垫拖到外面,在那里晒太阳。”




“那一定很棒。”




“棒得就像拥有全世界。”




王俊凯不知道那个全世界里有没有他,他感觉自己像个精神分裂,一边对王源做着汹涌如潮的喜欢,一边和他相安无事地做着旧友。




上午稍作休息,中午吃去吃饭,王源顺便带王俊凯出去逛逛。他租了一辆摩托车,让王俊凯坐他的后座上,戴上安全帽。许多坐在茅草棚下和土路边上晒太阳的黑人对难得一见的亚裔侧目而视,轮番用中文和日文的“你好”向他们打招呼。走了一趟王俊凯就记住路线了,回来的时候跃跃欲试说要骑摩托车。王源把摩托车让给他,自己坐在后面,摩托车飞驰的时候自然而然地抱住王俊凯,把脸贴在他背上大喘气。说自己要晒成鱼干了。




王俊凯说你贴着我更热。




王源嘟着嘴坐直了身体,王俊凯反倒有点后悔自己多嘴。结果王源拿手指在他背上戳来戳去,倒是没有消停。王源在他背上写了一个字让他猜。




“千。”




“那这个呢?”




“王。你写的字都好简单,傻逼才猜不中。”




“哼,那我写个复杂点的,你肯定猜不中。”




王俊凯燃起熊熊的好胜心:“不可能。你写。”




半天没有动静,王俊凯猜想王源想不到写什么复杂的字自己一定猜不到。王源左思右想,最后在王俊凯肩胛骨的位置挠了一把,说自己不写了。几根漂亮的手指微微弯曲,像小猫用爪子不轻不痒挠着什么,王俊凯天灵盖都发麻了。




这里真是一个好地方,阳光照在人身上暖融融地,连贫穷都可以被原谅。赤脚走路亲近泥土,衣不蔽体方便下海游泳,没有屋顶正好可以晒太阳。王俊凯有点嫉妒那个把王源带到非洲来的朋友了,他把王源带到了一片神奇的土地。王源轻描淡写地说起是开火锅店时认识的朋友。




王源在王俊凯之后认识了很多朋友,王俊凯觉得浑身不舒服又无话可说。他们两人之间的时间停留在组合解散的时候,在那之后他们各自的时间却一直不留情地走。




王源和王俊凯在沙滩上散步,沙滩鞋提在手上,光脚走,细腻的白沙覆盖脚趾。倾听海浪声拍打海岸,呼唤流浪和乡愁。




王源蹦蹦跳跳的,王俊凯跟在他身后。两人边走边聊天。在更广阔的天地,往事和百转千回的私心都可以释怀。聊一聊中国娱乐业的发展,王俊凯去过的马尔代夫还有夏威夷那些海,肯尼亚人,和网上新一代的洗脑神曲。王源蹦着蹦着就唱起歌,歌路诡异,曲风包容乃大,每首歌王俊凯都能接上。王俊凯随便唱个开头王源也能接上。两个人一唱一和,在沙滩上留下一串深深浅浅的脚印,然后等待海浪慢慢磨蚀掉。




王源把床垫拖到屋外晒太阳的时候,王俊凯就帮王源抹防晒油。王源躺在床垫上挺尸,王俊凯就帮他抹背后他自己抹不到的地方。王源鼓着腮帮子说不想擦,想让自己变man一点。王俊凯唠唠叨叨说防晒油不是为了防晒黑,而是防晒脱皮。擦完了王源跳起来说我帮你擦吧,你才是真的需要防晒黑呢。




王俊凯满头黑线地躺下让王源给他抹防晒油,结果王源抹着抹着就拉开他的泳裤,在他泳裤里面放了一把沙子。王俊凯愤怒地让王源有种别跑,王源却一溜烟地就跳到了海里,游泳去了。




王俊凯记不得自己什么时候慢慢意识到自己喜欢王源的。他比王源大两届,读书的时时有几年认为王源心理幼稚,为人散漫,更喜欢和易烊千玺玩。言语之间时常贬损他。王源常常因为他的怠慢冷落变得怯懦讨好,然后若无其事一个人自嗨。王俊凯隐隐有一种报复的心理,因为好像人人都说他们应该在一起。




跑通告的时候总能看到大大的凯源手副,然后他会去数单独的凯家应援和源家应援哪家比较做得大。通常是平分秋色。他在潜意识里把王源当作竞争对手,可是在机场如果有男饭大声喊王源的名字他也会特别不开心。然后对王源更加冷淡,好像是王源做错了什么事情。王源得不到王俊凯的原谅,只好也去亲近易烊千玺。易烊千玺最惨,在他们中间专业和稀泥,一和就是好多年。




王俊凯在自行解决生理问题的时候都是想像女生,偶尔会有念头想像一次王源怎么样,然后他立刻把这种念头驱逐脑海,十分万分地羞耻,觉得是对王源的亵渎。




年纪大一点过了别扭傲娇的中二期,王俊凯和王源重新回归和平的朋友关系。偶尔一些亲昵的动作被当作粉红被粉丝无限放大。凯源凯源凯源。无论是应援,同人图文还是微博热搜,其实都习惯了。这样就很好了,没有交女朋友的打算,两个人也没有进一步暧昧的念头。三个人的友谊最稳固,时而和这个亲近,时而和那个人亲近,谁也不厌倦谁。三个人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仿佛是不知疲倦的永动机。粉丝为王俊凯和王源两个人谁是ace,谁的资源比较多掐得头破血流,暴风雨中心死水微澜。




王俊凯的确很喜欢和王源亲昵,想摸摸他的头发,捏捏他的耳朵,坐下来的时候想和他粘在一块儿,走路想故意去挤他。




他那么那么喜欢王源,可是王源对工作越来越不上心了。王俊凯觉得TFBOYS的未来就是他们的未来,于是他拼尽全力去打造那个未来,却忘了问一问王源是怎么想的。王源坦然承认他对组合已经没有归属感。做任何事都没请打采的,只有单独唱歌的时候,还有他们出通告到户外去的时候,王源才会兴奋起来。三个人打水仗,王俊凯一个失手把王源推倒在水中,王源浑身都湿透,毫不介意地抹掉脸上的海水,眉眼弯弯。王俊凯看他笑,觉得王源可能是从深海游上来的的美人鱼小王子,活力四射如同海浪,笑意温柔如同礁石里生出的月下花。




小美人鱼其实并不是个迷幻而苍白的影子,小美人鱼喜欢和箭鱼比赛游泳,和乌龟开玩笑把它的壳朝下放在沙滩上,唱歌的时候小鱼大鱼都坐在海藻和贝壳上倾听,话唠的时候珊瑚群只恨自己没有长脚。小美人鱼在海里最快乐,只是因为遇到了爱才忧伤。




王源从海里冒出来,头发短而湿,嘴唇湿漉漉的让人想亲一下。




王俊凯使坏心潜到水下去握住王源精致的脚踝,把他往水下使劲一拖,王源猝不及防呛了一口水。王源回头骂了王俊凯一句傻逼,然后生气地上岸去了。王俊凯跟在王源身后一直说:“对不起嘛,你那么小气干什么。”




天气炎热,身上湿的也无所谓,套上T恤直接可以到处走来走去。王源没有问过王俊凯来找他干什么,王俊凯也没有解释过他为什么来找王源。元旦前夕,两人在当地比较好的餐馆里吃饭,趁着有wifi王源看了某电视台跨年晚会有王俊凯的部分。花絮采访王俊凯说起他喜欢的人,王源若有若无地抬头瞄一眼,坐在餐桌对面的王俊凯正在毫无形象地和一只龙虾做斗争,头都埋到盘子里去了。王源不想承认,可是王俊凯……真的有点蠢。




他们都太想念彼此,即使各自在路上走了很远,也忍不住回头看一看。




晚上两个人到一个度假村的俱乐部跨年,主要以白人和当地有钱的黑人为主,洁白大理石为墙,依海搭建了木板走廊,服务生穿小礼服单手拿托盘,觥筹交错,曼妙的音乐和鱼肉炸薯条下酒。第三世界悬殊的贫富差距沿着同一条海岸线,从贫穷到富有,从寂静到喧嚣,从欢乐到孤独。王源和王俊凯坐在角落聊天,喝了很多酒。奔放的黑人女孩非要拉着他们跳舞。




“这是新年!”女孩大声地冲他们嚷嚷,“跳舞!你们要跳起来!”




王俊凯笑笑,无奈道:“算了,战起来跟着扭扭吧。”




“那算什么dancing。”




“你还能跳得更好吗。”




“Of course, I can.”




王源翻过身,把王俊凯压在沙发上,扑面而来的酒气和王源身上自带的植物香,那是只有王俊凯才闻得到的香气。王源身子前倾,王俊凯把手张开撑着沙发靠背,头向后仰,避免王源的头和他撞到一起。




王俊凯有点hold不住了,王源的脸离他只有一毫米的距离。王源身体扭动起来,手指插在头发中,然后抚摸过耳垂和自己的后颈,眼神无意识地到处看,像笨拙而妩媚的小鹿。




王源穿的低腰牛仔裤把腿形显得修长,抬手的时候露出一截腰,肚子平坦光滑,肚脐也显得很可爱。王俊凯从来都不知道王源舞跳得那么好,身体柔软得像柳芽,又不失男孩子的果断和调皮。王源用胯部去顶王俊凯的胯,得逞之后吐了吐舌头,粉红的舌头沿着漂亮的嘴唇舔了一圈。王俊凯只觉得血气偾胀,下面硬得像石头。王源拿起酒瓶灌了王俊凯一口酒,然后搂住他的脖子深深吻下去。




所有人开始新年倒计时,十——九——八——




王源大概有些意识不清了,反反复复呓挣道:“你喜欢我吗?你爱我吗?”




王俊凯有些愠怒。




七——六——五——




废话,当然了。




他用尽毕生的力气,也只爱过眼前这一个永远不会有结果的人。




四——三——二——一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在所有人兴奋的叫喊声和互相祝贺新年声中,在头顶疯狂旋转的彩色灯光中,王俊凯发现王源的眼睛深处有大海的颜色,幽深的蓝黑像是他永远到达不了的海下深渊。他抱着王源,王源紧紧抱住他。王俊凯又开始产生幻觉了。小美人鱼抱住他把他往深海下面拖,动作之凶狠,动情之绝望。小美人鱼不能说人话,不能对他表达自己的想法,只能不停地游把他带到更深的地方,不让他离开。王俊凯明知道自己会死在大海中,可是他不想挣扎。




王俊凯和王源回到海边的那个小屋,手指冰凉,身体滚烫。动情的征兆和发烧类似,总之是烧坏了头脑。王俊凯脱掉王源的衣服,如同触碰到什么神圣的东西,一寸一寸亲吻他细致的肌肤。王源跪着趴在床上,背对王俊凯。王俊凯分开王源的臀部,试着伸进一根手指。王源倒吸了一口气,发出细细碎碎的呻吟。




王俊凯感觉自己要疯了。这是王源的身体,这是王源。他的一只手不厌其烦地留恋在王源樱红的乳尖,纤细的腰肢,以及大腿内侧。另一只手努力为他做着扩张。王源湿得厉害,一直喊王俊凯赶快。王俊凯从背后拥抱住王源,四肢覆盖着他的四肢,进入瞬间的快感仿佛进入死境。在热带海边的小破屋里抵死缠绵的二人,过去与将来太远了,只为这一夕欢愉。王源反过手腕和王俊凯十指相扣,王俊凯紧紧握住他的手,没谁比谁更清醒。




天亮的时候王俊凯发现王源缩在自己怀里,动作娴熟,仿佛很多年的早晨他们都是这么醒来的。“早上好。”




王源干巴巴地回应道:“早上好。”




王源抱着衣服洗澡去了。王俊凯被王源忽冷忽热地态度搞得有点茫然,起身,光着身体进了浴室。王源在淋浴下浑身湿湿的,眼神都是湿湿的。王俊凯走过去,和王源又做了一次。




王俊凯不想离开这里了。他觉得人生很荒谬,他们这么相爱,为什么不一直在一起。两个人坐在海边,看日出,看潮生,潮退,看日落,看漫天星光。他们并不说爱,相处得如同旧友。有时候王俊凯摸不清王源的态度,有时候王源摸不清王俊凯的态度。王源不知道王俊凯会不会离开,王俊凯不知道王源想不想让他留下来。




王俊凯问:“你今后准备干什么?”




“不知道,到处走走看看吧。”




“走不动了怎么办。”




“回家陪我爸妈。”




“你爸妈都死了呢?”




王源愣了一下,笑道:“想那么多干嘛,到时候再说呗。”




王俊凯心下黯淡,王源设计的未来从来没有他。




王源问:“你呢?你工作挺忙的吧,准备什么时候回去。”




“还不知道。”




“回去把你新发的专辑寄给我三张,寄我重庆的地址,要签名,一张用来听,一张用来收藏,一张用来卖。”




王俊凯顺着王源的思路接下去:“三张哪够,给你寄一打,我的签名挺值钱的,都卖了你才有钱去旅游。”




王源哈哈大笑:“好,你要记得寄给我。”




海水凉了,两人起身准备回小屋去。王俊凯走在前面,王源站在原地,突然大声朝王俊凯喊道:“你明天就走吧!不要回来了!你赶紧走吧!”




王俊凯回头,朝他吼回去:“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啊!我偏不!”




”你蠢吗你!“




王俊凯知道王源暗地里一直觉得他蠢,可其实他觉得王源才是真笨。王源会因为别人带他来看过一次肯尼亚的海就觉得这是全世界最美的海,会因为遇到的第一个人是王俊凯所以认定他是全世界最好的人。王俊凯试图去相信王源真的这么觉得的,只是王源没有说出来。




“你再说一句试试,信不信我弄死你!”




“有本事你就来啊。”




王俊凯走过去,狠狠地把王源推倒在沙滩上。王源不甘示弱地爬起来,一拳揍在王俊凯脸上。两个人厮打了起来,在沙滩上扭成一团,仿佛是天气太热了,不知道从何而来的怒气让它从何处去。打着打着王俊凯又变成亲吻和抚摸,王源反抗得异常激烈,拳打脚踢,可是扭不过王俊凯。最后只是双眼通红地说:“王俊凯我讨厌你。”




王源说:“我从小就讨厌你。”




王俊凯知道王源的说话方式,王源说我喜欢你,那就是很深的爱了;王源说我讨厌你,那天底下就不可能有比这个人更讨厌的人了。




那天王源坐在海边蜷缩成一团,哭了一场。王俊凯站在他身后,甚至不敢上前安慰。不过王源之后又恢复了正常,和王俊凯有说有笑。只是王俊凯不敢碰他了,连条件反射地搭肩,也会在瞬间把手缩回。王俊凯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才能让王源开心;王源心想王俊凯迟早是要走的,心如死灰怎么也开心不起来了。




王源和王俊凯去潜水。王源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两套设备,说找潜水教练还要花钱,反正潜水也不难,还不如临时教学一下,就两个人单独下潜。王俊凯学得很快,先十米,然后上浮,再下潜十五米。各种各样的鱼群在他们身边穿梭而过,礁石海藻五彩斑斓,瑰丽神奇的世界,没有声音,只依靠视觉效果就能营造天堂。游着游着王俊凯突然想到,和王源比起来,他的世界也太没趣了。仿佛那些他热爱的音乐和舞台都一文不值。




一只粉红色的水母飘摇着它透明的身体和触角从王俊凯上方路过,王俊凯一惊,背朝后仰,失去平衡,没有咬紧氧气管,呛了几口水。拼命在水里捞氧气管,结果半天没捞到。他觉得呼吸有些困难了,毕竟没有经验,甚至忘记了如何上浮。




真的是要死在大海里了。




王源从另一个方向朝王俊凯游过来,王俊凯在恍惚间看到那个朝他游过来的身影,身姿曼妙,仿若人鱼。王源也松掉了自己的氧气管,抱住王俊凯和他交换了一个呼吸绵长的吻。王俊凯不太认识王源了。他只认识那个从小爱耍宝馋嘴的王源,那个练习跳舞笨手笨脚的王源,那个站在舞台上看着他静静唱情歌的王源,可是那些个王源都随着离开娱乐圈烟消云散了。现在的王源,坐在火锅店里就是收银台上的招财猫,行走在旅途中就是没有脚的飞鸟,在大海里就是拯救王俊凯的小美人鱼。




王源找到王俊凯救生衣上控制气压的按钮,按住他的和自己的,两个人同时迅速上升冲出水面。两个人漂在茫茫大海的水面上,有种劫后余生的平静。




我喜欢的人想要过自己的生活,找到他认为最舒服的方式活下去。我一直猜测他是一条深海里的美人鱼,所以才住不惯人类的追捧,吃不惯世间的虚假浮华,双脚走路也会疼,在人前无法唱出他自己的声音。他不忍心用女巫的刀杀了我,我也不忍心让他变成一堆虚无的泡沫。而我实在太喜欢他了,所以我们不能在一起。




王俊凯要回国了。他舍不得王源陪他坐十个小时的巴士去内罗毕,再坐十个小时的巴士一个人回来,所以决定一个人走。走的时候王源大力拍拍他的肩膀,两个人握手,笑容满面:“谢谢你大老远来看我。”




“谢谢你的热情款待。”




王俊凯坐在巴士上,突然想起他还不知道这个地方的名字。王源在车下向他挥手:“我会想你的!”




巴士发动了,王俊凯看到王源在原地站了几秒,然后跟着车子跑了起来,用尽全力地奔跑,试图追上什么。王俊凯突然就后悔了,站起来大声喊“stop”,周围的乘客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他,司机也没理他。车轮越转越快,在公路上绝尘而去。王俊凯颓然地坐下,如同误闯禁地经历了什么冒险的凡人重返人间般的失魂落魄。他心里知道他们如果能在一起,很多年前就应该在一起了。无数多的说不出的不适合,最远的距离莫过于一个在陆地上,而一个在海里。


[end]


========================================================


圣诞和cp去了非洲,回来飞机上的时间正好撸了篇文,写完去上厕所,发现整个飞机上的人都睡着了。


……大家新年快乐(笑)

评论

热度(1287)